富勒的未来

亲爱的富勒校友和朋友,

过去几年我曾经发过几封信,详细列出未来几年中富勒将会持续发生的改变。有些是回应全球宗教和教育的改变,这个转化的主要原因是要保证富勒能为下一个世代的神学教育继续塑造有天国召命的全球性领导。作为一个机构,我们所做的每一个改变必须根据我们的使命,就是透过一系列的召命帮助塑造奉基督的名来领导的男男女女,这些改变在这个历史性的转折点是极其重要的。我们认识到这个任务的紧迫性,并持续地倚靠神不间断的恩典和引导来重新设计及修改富勒的课程,以致课程能灵活灵敏地适应我们学生及世界千变万化的需要。这一直是富勒的中心理念,也将在我们所有决策过程中居首位。

多年来文化际学院和神学学院的教授们一直在探讨如何协调及整合他们个别的学科和学位。由于我们教授群体的规模及复杂度,许多尝试都无法持续。两个学院的教授们甚至辩论合并两院的优缺点。这固然会让协调较为容易,但有可能导致失去两个学院个别的深厚历史、校友、以及赞助者。更甚者,这可能抹煞两院个别的学术特色。今年一月,董事会强调维持我们三个学院架构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同时寻求不同的精简及协调管道。

最后我们决定采用一个新的架构,就是聘用一位学院院长来领导文化际学院和神学学院。在一位学院院长领导下,文化际和神学两学院的课程及学位的协调和整合,会更有助于学生的需要与学习,并会减少行政开销。

身为一位宣教学和神学学者及实践者,杨惠明教授已被提名作为这两个学院的院长。两个学院将分别有各自的副院长来保证行政和教务能按照各自的需要继续运作。教务长 Mari Clements 和我,得到董事会全力支持,在两院教授们仔细讨论后,一致决定这个架构可以为富勒在下一个机构历史阶段提供所需要的策略性凝聚力。我们相信这个改变会强化两个学院个别提供的内容,同时为学生提供最好的学习经验和成果。

言语无法表达对 Marianne Meye Thompson 教授在过去两年作为神学学院院长的感谢以及她了不起的领导。她在富勒这历史阶段扮演的重要角色是无法言喻的。感谢林来兴教授将继续代理文化际学院院长到2019年6月,直到我们新的文化际和神学学院院长于2019年7月1日上任。

期待着神的信实,

赖伯顿校长

常见问题(FAQS)

富勒群体的意见

“作为一个大型高科技创新公司的CEO,我每天都需要创新,不创新就意味着死亡。富勒持续地以创新的精神和深入的神学来装备在各行各业有影响力的人。富勒闻名于持守坚实圣经基础的同时适应时代的需要,塑造勇敢、创新、忠心的福音领袖,而这正是我们的时代比以往更亟需的。”
—Pat Gelsinger
威睿公司CEO
当我受邀来到加州加入富勒教员时,我就知道富勒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福音派神学院,致力于塑造二十一世纪的牧师和宣教士。但是我没有意识到的是,富勒还同时在装备人们成为心理咨询师,音乐家,电影制作人,他们不满足于只做周日基督徒,而是希望周一到周六的工作也深深地被神的话所塑造。能够参与到如此重要的工作中,我感到荣幸备至。
— 戈丁葛博士(John Goldingay, PhD)
David Allan Hubbard 旧约荣誉教授

给富勒群体发过的信

上面赖伯顿校长的信是他最近几周里发给富勒群体信件的第三封。请点击下面的链接来阅读前两封信。因为我们搬迁的决定具有重大历史意义,我们希望富勒群体能察警我们的察辨过程,以及我们如何做好准备来有战略性地拥抱这纷扰时代里的挑战与机会。

如您想要继续收到校长Labberton的最新消息,请在此注册



Need assistance with this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