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的未来:

前路

富勒的未来

前路

亲爱的富勒群体和朋友们,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寄出了几封信,描述在过去几年里那些颠覆神学研究院教育的纷扰疾风,以及我们如何尝试把这鼓力量转化成有助于富勒核心使命的动力。现在我再次写信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刚刚作出的关键决定﹙一个令人惊奇的,在五十年前曾初次考虑过的决定﹚。经过漫长而谨慎的程序,我们董事会作出了一致的决定,为着富勒的使命能有一个充满活力的未来,我们将会出售在帕萨迪纳的校园并搬迁到一个新的地方。 我们在过去七十年里所拥有的这个家将让我们能够为未来的七十年建立另一个家。 这正是这封信所希望与大家分享的 - 从那分苦乐参半的决定到那我现在视为充满鼓舞的前路。

让我回到较早前我们作出审议的时候,当董事会在一个已经不早的晚上在帕萨迪纳校园的广场中聚集,重拾起差不多是一开始时的回忆。我的思绪徘徊在我还是一个学生的岁月,一个我还未能想象到我会在一个如此充满剧变的时期担任校长的时刻。在我们祈祷的时候,情绪令人眼花缭乱地从怀旧走到期待,感谢神赐予我们这些信实的岁月,让我们能在自己的校园里一起生活 - 并学习圣经。 我们奇想,那推动学院未来发展的资源会否就是埋藏在我们所站的土地之中?

在过去的几年里,当我们在一个变得愈来愈富挑战性和充满纷扰的高等教育领域前行时,我们一直在进行细致的经济资源发掘、预算审查和痛苦的削减。 然而,仅靠勒紧皮带并不足以应付所发生的变化。董事们、高级领导层、教员、职员、学生和富勒的朋友花了几个月的努力、禁食和祈祷,深信神学教育对这个新时代来说就像以往一样是必需的,但也知道我们必须勇于冒险,并勇于去响应一个作出更新的异象。这是令人不安的,但也是必要的。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谨慎地花时间来作出决定,把谣言、揣测,还有我们自己的焦急放在一旁。

正如所有有关更新的故事一样,上帝一直在引领着我们。是的,这需要我们的董事鼓起勇气、需要我们的教员谦卑和想象力、需要我们的职员和行政人员表现出顽强的忠诚、需要我们与学生有真诚的对话,也需要校友们以祷告来托住的信任,从而创立新的一天:但事实上是神以那充满希望和意想不到的可能性来救赎了一个艰难的时刻,好叫我们现在计划离开长久以来作为校园的帕萨迪纳不但只是一个告别,更是一个重生。

我们问:如果这样的转变真的要发生,我们可以去哪里?因为保持学院认可资格的要求是要我们的校园设立在加利福尼亚州,并且我们也曾承诺保持校园的位置在通勤距离之内。当我们考虑每一个可能在南加州的配置和位置时,我们建立了十多个严格的标准。 对于每一个以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来开始的建议,我们都可以回答:「有,我们有考虑过。」最终,通过一些富勒最专业和最具影响力的顾问和董事们的广泛研究后,我们决定在波莫纳 (Pomona) 东部廿七英里的一个地方展开我们新的一页。当中有一个可爱、意想不到的故事引领我们知道这就是将要成为富勒新家的地方,但现在暂且容让我只说我们在波莫纳的开始可能看起来很像我们在许多年前在帕萨迪纳的开始。虽然,离开对我们许多人来说,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困难的,但我相信这是一个正确之举,好让我们能展望未来几十年的发展。 出售和搬迁将:

  • 为我们的基金提供一个可观的增长,为富勒在未来一个世纪建立一个更坚实的基础
  • 消除所有债务
  • 显著降低教职员工和学生的生活开支
  • 提供资金以购置为传统和全人教学,以及更智能的集中行政管理而设计的最先进设施

我们相信这决定 - 连同其他必要的大胆举措 - 将响应对富勒财务可持续性的关注,让我们在整个神学教育界的纷乱时期,甚至是在许多神学院都要关门的时刻,着实地投资于神学教育的未来。这也将会为富勒提供资源去以新的方式为这个不同的时代提供深层次的圣经学术研究。同时,我向你保证,我们对提供严格的神学、心理和文化际研究的委身坚守不变。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我们充满感恩地仍会留在帕萨迪纳: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让我们以关爱和颂赞与这个地方和邻居彼此相待。我们有幸拥有这丰富的遗产;现在是时候使用它来扩展我们的创办人 Charles Fuller 几十年前建立的使命。同时,我们还会为下一个时代的神学教育和灵命模造设计和建设一个新的校园。

我们的共同努力总会放在渴求学习和神学学术研究的交集处。几年后,当我们庆祝七十五周年纪念时,我们也将庆祝一个新时代的事工,立足于一个新的城市,作为富勒,扩展至世界任何一个的地方。

仰望神的信实,

校长 Mark Labberton

亲爱的富勒群体和朋友们,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寄出了几封信,描述在过去几年里那些颠覆神学研究院教育的纷扰疾风,以及我们如何尝试把这鼓力量转化成有助于富勒核心使命的动力。现在我再次写信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刚刚作出的关键决定﹙一个令人惊奇的,在五十年前曾初次考虑过的决定﹚。经过漫长而谨慎的程序,我们董事会作出了一致的决定,为着富勒的使命能有一个充满活力的未来,我们将会出售在帕萨迪纳的校园并搬迁到一个新的地方。 我们在过去七十年里所拥有的这个家将让我们能够为未来的七十年建立另一个家。 这正是这封信所希望与大家分享的 - 从那分苦乐参半的决定到那我现在视为充满鼓舞的前路。

让我回到较早前我们作出审议的时候,当董事会在一个已经不早的晚上在帕萨迪纳校园的广场中聚集,重拾起差不多是一开始时的回忆。我的思绪徘徊在我还是一个学生的岁月,一个我还未能想象到我会在一个如此充满剧变的时期担任校长的时刻。在我们祈祷的时候,情绪令人眼花缭乱地从怀旧走到期待,感谢神赐予我们这些信实的岁月,让我们能在自己的校园里一起生活 - 并学习圣经。 我们奇想,那推动学院未来发展的资源会否就是埋藏在我们所站的土地之中?

在过去的几年里,当我们在一个变得愈来愈富挑战性和充满纷扰的高等教育领域前行时,我们一直在进行细致的经济资源发掘、预算审查和痛苦的削减。 然而,仅靠勒紧皮带并不足以应付所发生的变化。董事们、高级领导层、教员、职员、学生和富勒的朋友花了几个月的努力、禁食和祈祷,深信神学教育对这个新时代来说就像以往一样是必需的,但也知道我们必须勇于冒险,并勇于去响应一个作出更新的异象。这是令人不安的,但也是必要的。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谨慎地花时间来作出决定,把谣言、揣测,还有我们自己的焦急放在一旁。

正如所有有关更新的故事一样,上帝一直在引领着我们。是的,这需要我们的董事鼓起勇气、需要我们的教员谦卑和想象力、需要我们的职员和行政人员表现出顽强的忠诚、需要我们与学生有真诚的对话,也需要校友们以祷告来托住的信任,从而创立新的一天:但事实上是神以那充满希望和意想不到的可能性来救赎了一个艰难的时刻,好叫我们现在计划离开长久以来作为校园的帕萨迪纳不但只是一个告别,更是一个重生。

我们问:如果这样的转变真的要发生,我们可以去哪里?因为保持学院认可资格的要求是要我们的校园设立在加利福尼亚州,并且我们也曾承诺保持校园的位置在通勤距离之内。当我们考虑每一个可能在南加州的配置和位置时,我们建立了十多个严格的标准。 对于每一个以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来开始的建议,我们都可以回答:「有,我们有考虑过。」最终,通过一些富勒最专业和最具影响力的顾问和董事们的广泛研究后,我们决定在波莫纳 (Pomona) 东部廿七英里的一个地方展开我们新的一页。当中有一个可爱、意想不到的故事引领我们知道这就是将要成为富勒新家的地方,但现在暂且容让我只说我们在波莫纳的开始可能看起来很像我们在许多年前在帕萨迪纳的开始。虽然,离开对我们许多人来说,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困难的,但我相信这是一个正确之举,好让我们能展望未来几十年的发展。 出售和搬迁将:

  • 为我们的基金提供一个可观的增长,为富勒在未来一个世纪建立一个更坚实的基础
  • 消除所有债务
  • 显著降低教职员工和学生的生活开支
  • 提供资金以购置为传统和全人教学,以及更智能的集中行政管理而设计的最先进设施

我们相信这决定 - 连同其他必要的大胆举措 - 将响应对富勒财务可持续性的关注,让我们在整个神学教育界的纷乱时期,甚至是在许多神学院都要关门的时刻,着实地投资于神学教育的未来。这也将会为富勒提供资源去以新的方式为这个不同的时代提供深层次的圣经学术研究。同时,我向你保证,我们对提供严格的神学、心理和文化际研究的委身坚守不变。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我们充满感恩地仍会留在帕萨迪纳: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让我们以关爱和颂赞与这个地方和邻居彼此相待。我们有幸拥有这丰富的遗产;现在是时候使用它来扩展我们的创办人 Charles Fuller 几十年前建立的使命。同时,我们还会为下一个时代的神学教育和灵命模造设计和建设一个新的校园。

我们的共同努力总会放在渴求学习和神学学术研究的交集处。几年后,当我们庆祝七十五周年纪念时,我们也将庆祝一个新时代的事工,立足于一个新的城市,作为富勒,扩展至世界任何一个的地方。

仰望神的信实,

校长 Mark Labberton

常见问题(FAQS)

富勒群体的意见

“作为一个大型高科技创新公司的CEO,我每天都需要创新,不创新就意味着死亡。富勒持续地以创新的精神和深入的神学来装备在各行各业有影响力的人。富勒闻名于持守坚实圣经基础的同时适应时代的需要,塑造勇敢、创新、忠心的福音领袖,而这正是我们的时代比以往更亟需的。”
—Pat Gelsinger
威睿公司CEO
当我受邀来到加州加入富勒教员时,我就知道富勒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福音派神学院,致力于塑造二十一世纪的牧师和宣教士。但是我没有意识到的是,富勒还同时在装备人们成为心理咨询师,音乐家,电影制作人,他们不满足于只做周日基督徒,而是希望周一到周六的工作也深深地被神的话所塑造。能够参与到如此重要的工作中,我感到荣幸备至。
— 戈丁葛博士(John Goldingay, PhD)
David Allan Hubbard 旧约荣誉教授

给富勒群体发过的信

上面赖伯顿校长的信是他最近几周里发给富勒群体信件的第三封。请点击下面的链接来阅读前两封信。因为我们搬迁的决定具有重大历史意义,我们希望富勒群体能察警我们的察辨过程,以及我们如何做好准备来有战略性地拥抱这纷扰时代里的挑战与机会。

如您想要继续收到校长Labberton的最新消息,请在此注册



Need assistance with this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