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迁与运动:变动季节里的话语和行动

2018 年7月1日

自从富勒宣布要出售在帕萨迪纳校园并搬到波莫纳市已有六周: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将在一段长时间里成就。接踵而至的是一个另类并也要长时间成就的运动:由黑人学生发起,在给毕业生赠言典礼上的抗议。在这样塑造季节里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不禁让许多人思考:富勒在考虑搬到 “哪里” 的同时,对于自己的 “身份” 和 “作法” 有什么学习?

在创校时,富勒的身份几乎完全由欧洲中心白人男性的行政主管、学生、校友和教授(以及神学家)所决定。长期以来富勒的身份渐渐定型,在新的要求下做了一些改变,包括拆毁旧的的架构。这是像富勒一样有悠久历史的机构都会经历的,而富勒在70年的过程中也发生了许多健康的扰乱。

很少人会反驳在现今多元文化的美国教会, ”白人” 和 “男性” 有足够多样 “为各种事工培训男女”,更别提在当下富勒校园所反映丰富多样的全球性教会。以惯有的热忱,富勒坚持一种道德气质,高举多元文化主义,同时认知多元包容不等同于存在可见的各族群,包括美国非裔人。正是这样的抱负,富勒身份受到黑人学生的挑战,他们觉得被接纳来就学却感受不到来自足够黑人高级行政主管或教授(或是整全的课程设计)的支持,导致边缘化、不公待遇、和过去十年来黑人教授与领导的消减。

若要在许多族群中活出 “塑造有天国召命之全球性领导” 的使命,富勒必需拥抱各种族群的学术成就并避免众所周知的单一叙述。黑人学生的诉求肯定了富勒将会成为真正的多元文化,当它的学生、董事、高级行政主管、教授(还有主要课程设计)都一起诉说神的丰富和多样的故事。

受到富勒行政主管与黑人学生对话的塑造,富勒将尽其所能在所有层面作出有长远功效的改变。他们所提出的所有细节都已经在校园里各种不同的决策群体中(例如:董事会、校长顾问团、教授理事会、多样顾问团,等等)被郑重地讨论。下面的报告代表了我们答应在7月1日前有把握分享的,但不代表所有已经和将会发生的。

这里要说的是,这些群体的委身,为要活出富勒多元文化包容的异象而做出改变。为了鼓励所有对此提出意见的人,不论这些意见被纳入或默认,应当注意的是缓慢的改变不总是抗拒的征兆。快慢有时;我们必须彼此带着期望共同努力(就算有时双方对立)。

以下是回应黑人学生有关全面多样性之完全包容和公平的诉求,是富勒所要致力的。(黑体是应黑人学生要求,标记黑人学生诉求的内容。)

常见问题

Join the Conversation

Please share your thoughts and questions with us here.